祥林 |Luna forgot us

本文感谢青岛的海和陈鸿宇的《船子》。

胡言乱语。郭麒麟成长得好快,杭州喊这个是不是这意思?(笑。

去看看《天下第一楼》吧。


月娘说她忘记啦


青岛是个好地方  @11号 大大去年专场写的小甜饼~❤

三二一   ❤

“你热搜还是上得少,你知道吗,我跟你说。”
你快了你!”

“上热搜也不因为这事儿啊。”

“嗯对。你都因为别的事儿。”

“我们说相声只分A、B位。”
但你在他眼里永远是C位。

有时候感到无比奇妙。

我已经回想不起是怎样遇见郭阎二位老师的了,好像也不需要遇见,他们一直在,我以往只是习惯却不曾留意。

我明白我对他们并没有爱得那么深。我总需要别人百分之两百的付出才肯认为值得。

但他们好像给出了“无尽”这个概念。

之前看演出都坐得较后面,因为感觉跟坐前排听一场三小时的戏来说,一场相声专场前排的票确实很贵。所以很奇妙,看戏不管坐多前面仍旧是感到虚假不真,你是个外人。但当看见穿大褂的他们在几乎咫尺的距离之外嬉笑怒骂,才明白舞台有时是慈悲的,不会把你拒之之外。相声之所以不会亡,大概就在他这种可以插嘴喊噫的放纵亲民上吧!

祥林是万分值得的。
郭麒麟说“咱们得坚持呀!”阎鹤祥...

只怕相逢在梦中


我和他偶遇在咖啡厅,我新要了杯玫瑰露往回走。他喊住我,打招呼,说好久不见。

我一愣,才想起初二后再没见过面,异乡有缘,都已隔那么久。我脑子里关于那时的记忆很模糊了,穿上肥大校服就都是芸芸众生,但偏偏有人依旧能出类拔萃,譬如郭奇林,在年级表彰大会上做总结,抖着“我的学习方法就是上课认真听讲,下课打死不复习”的机灵,孰不知那次他考了年级第一。当时坐他前面,我不爱说话,他却活泼开朗,会扯我的马尾辫,会“不小心”踢到我凳子,会拍我一边肩膀然后立马闪向另一边…看来我记住的还挺多。也许是环境使然,恰巧咖啡厅的主题是校园青春,倒应景。

当我快速搜刮该怎样回应的当间儿,他已经起身,询问我能否赏光。

我看...

七夕 | 宜表白太太❤

♦前几天留意了一下浏览量的增长,感觉祥林好像真的red了~但是也感觉之前认识的太太都转向幕后了(请问幕后在哪儿…

♦一些“年代久远”的好文推荐给刚入坑的小可爱们ლ(╹◡╹ლ)

♦如有不妥太太联系我删 比桃心儿~♡♡


@兔尾末端藏蛋蛋 

太太大佬!(抱拳拱手.jpg)

强推《缺金少木十日谈》(是长篇哟)~又萌又甜又写实,看完很温暖呀!

太太主页还有归档的车车哟(✧◡✧)


【祥林】缺金少木十日谈<二十> 

【祥林】缺金少木十日谈<十八> ...

祥林 | 07.28之后是07.29

-

这次依旧醒得困倦。

酒店枕头太软,阎鹤祥在混沌里觉出睡久了脖子僵硬的酸。这点不舒服让人清醒了些,逼着他睁眼。窗帘还没拉开,隐天蔽日的不知何时,只有廊灯亮着,投下淡薄的光。看来郭麒麟都起了。

他翻个身,果然旁边没人,被子细心地没被敞着,还留着余温。

一旁郭麒麟背对着镜子,赤裸上身,正抬着胳膊努力扭头看,落在镜子里自己的眼神有些躲闪。余光正巧瞧见阎鹤祥蹭起身,便对着影像莞尔,“醒了?我吵着你了?”

边说边走向床头查看充电的手机,声音在暗光里沉沉的,“已经七点三十了啊!”阎鹤祥还迷糊,又栽进软绵的被子,露出眼睛似笑非笑。郭麒麟背对他坐下,解了锁,屏幕的光莹莹,照在身上,一朵朵印儿,成了...

祥林 | 观音山

_


他得送他回玫瑰园。


“你猜我想起什么了?”


“什么?”


他就不说话了,趁着看后视镜望郭麒麟一眼,目光拂过留下冗长的笑意,绵绵不绝,一条铺回过去的路,是个你知我知的秘密。


_


他们总趁着夕阳下坠的时辰从昌平驶向市中心,迎面方向常常缓行成挪,他们却可以畅通无阻。天是悠悠的,蓝阔的幕,又铺上白绵的一层融在霞光里。阎鹤祥车开得稳,临着演出依旧不慌不忙,开头郭麒麟还催,后来发现他哥哥掐着点儿能上场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

电台播的爵士乐,时调小曲儿听得多需要些调剂,高速路上开快了阎鹤...

© 理想总在 | Powered by LOFTER